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刷单蜕变史:从电商、O2O到娱乐社交化的假面狂欢 罚而不停 “中华水塔”缓冲区内违法水电站仍运行

2019-11-6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9-11-6

width=527

  文/懂懂笔记

  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凭什么取信于人?

  有人说是口碑有人说是信誉还有人说追随前人的足迹。相信对于许多有网购经历的用户而言都有这样的经验:无论选择任何商品还是选择何种服务都先看一下商家的“好评率”再行确定。

  那么好评多能够代表商家就真的靠谱吗?

  “够呛!在旅游网上订了家评价接近完美的酒店结果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一位刚结束丽江之旅的读者告诉懂懂笔记本来以为“好评”多的酒店会比较靠谱结果酒店“货不对板”让她十分郁闷各种服务陷阱也让她的旅行体验大打折扣。“真不知道网上那么多好评是怎么来的。难不成这类平台也可以刷好评不成?”

  这位同学你猜对了。

  从事刷单“灰产”已经 7 年的文波(化名)告诉懂懂笔记:“只要属于电子商务领域的基本上都能刷好评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删差评!”

  在他自我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情是他绝对不会相信的:网上商家的评价与信息。许多看似美好的商品事实上都是大量的刷单机构“造”出来的。面对充斥着大量虚假消费评价的虚拟世界我们还能仅凭“信誉”就取信于商家吗?

  话说回来这个虚拟的“评价”市场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或许从文波的“从业史”里面我们能够略窥门径。

  零售电商的“信誉”需求催生了刷单“灰产”

   2010 年只有中专学历的文波在毕业之后就撞上了电商崛起的洪流中。他先是进了一家电商代运营机构在工作过程中了解到了许多小微电商卖家的需求“平台信誉可以说是个死循环没有信誉度的卖家卖不出货卖不出货就提升不了信誉。既然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人来满足市场需求。”

  头脑灵活的文波看到了“信誉”带来的商机。于是他离开了代运营机构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一间工作室干起了“刷单”的生意。通过线上宣传开张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接到了十几个卖家的订单。

  “后来忙不过来了就开始招兼职。”文波告诉懂懂笔记当时每刷一单好评他就支付给兼职人员0.5~1. 5 元的佣金报酬然后再以5~ 10 元每单的价格向卖家收取刷单费用。在十倍的利润驱动下下文波不久就在当地建立起一支拥有 2000 余名兼职成员的刷单团队服务于国内很多省市的电商卖家。

width=509

  文波参与的是一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游戏。“电商平台监测机制总在变所以我们也要跟着法则来调整。”平台机制监察越来越严厉文波前几年不得不面向全国范围招收新的刷单兼职人员“假如刷单的地址来自全国各地就会显得更自然与真实电商平台的检测系统就不容易盯上卖家。”

  文波表示为了让订单看起来更真实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刷单机构都坚持在操作的过程中将下单、付款、收货、好评的时间进行间隔几乎能够保持与真实买家的动作习惯一致“这样做虽然效果好但刷单成本与价格也水涨船高。”

  部分带图刷五星好评的“服务”甚至曾高达 20 元每单令有迫切需求的“客户”怨声载道。但对于缺乏信誉的新卖家而言刷单依旧是刚需费用还是得支出。

  但是文波坦言近几年来他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

  “在出现将订单物流的流转列入刷单监测机制之后我们这行的生意就逐渐不好做了。”文波告诉懂懂笔记从三年前开始许多没有物流信息的订单都会被平台评定为刷单行为并对卖家做出相应处罚“所以为了有物流信息我们不得不开始建议卖家发物流空包。”

  虽然与部分中小规模的快递企业合作降低了空包的物流价格但连连上涨的刷单费用甚至已经高出产品本身的价值。一样都是“烧钱”于是乎部分销售低价产品的电商卖家开始通过免单赚取买家的好评与信誉。

  “突然间生意就差了很多。”在失去了这部分主力客户之后文波开始慌了。

  为了弥补这一部分损失他开始将目光瞄向那些有品牌知名度的大企业“每年几个电商节日它们都需要一份可以对外宣传的‘成绩单’所以需要刷销量在费用上通常也不会太过于斤斤计较。”

  凭借丰富的刷单经验团队的业务能力得到了部分大品牌的认可成了这部分大企业的“御用”刷单机构。文波也在各大电商造节过程中赚了个盆满钵满。仅 2014 年他就在部分品牌刷销量的过程中获利近两百万元。

  零售电商的发展给了许多个人创业的机会同时也带给“灰产”带来大量的红利从刷单到卖家再到快递空包都是这条“灰产”链条的受益者。

  文波同样在这一波红利中积攒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虽说刷单是欺诈行为但他却认为得益于举证难等因素几乎没有从事刷单者因此而受到处罚所以大家都在蓬勃兴旺中不断扩张着“业务”。

  迎来爆发的服务电商成为刷单者成长的温床

width=406

   2015 年经过疯狂的扩张之后文波的线上兼职队伍已经成长到 8000 余人并分布在不同城市俨然是一家上了规模的“刷单工厂”。但在业内小有名气的文波却开始头疼另一个问题了。

  “都知道刷单暴利也没啥门槛就是人海战术。所以这一年有许多新团队诞生开始抢生意。”他觉得刷单没有技术壁垒只要有人手就可以入行所以行业渐渐有了竞争。因为有大量可选择的刷单团队所以文波在大客户那有了“失宠”之势“有的客户开始要求团队垫付刷单资金才愿意合作。”

  几百万的垫资对于文波来说并不多但出于对风险的把握他还是确定放弃了与部分大客户之间的刷单业务重新为团队寻找新的方向。

  一次文波在一家新开业的餐馆吃饭时店老板为他送上了一份小吃希望他能够在点评软件上为餐厅好评。头脑灵活的文波发现了商机攀谈中店老板告诉他因为许多食客有“选择困难症”所以喜欢通过点评平台的选择好评率高的餐厅用餐因此评价对于餐厅来说很重要。

  “因为这个需求我与团队开了几天研究会发现已经有机构在做服务电商平台的刷单业务了但我们还是确定全面转型。”文波告诉懂懂笔记因为不用发空包不用仿真人操作只需要注册与评论所以刷服务电商平台的好评相对简单很多。更重要的是他拥有遍布全国各地的兼职人员可以轻轻松松的适应各种地域限制的刷单需求“虽然有竞争但我们有资源优势。”

  一贯讲究效率优先的文波在确定转型之后就让团队开始整理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端的所有服务电商平台从美食点评到娱乐消费从酒店预订到在线旅游一一分析了国内各平台刷单的可能性与难度。罗列出了一系列可行的解决方案供商家与客户选择。

  “操作简单所以也便宜。以餐厅来说刷 500 个带图好评只要1000~ 1500 元商家提供大量图片兼职人员自行组织文字即可相比通过小吃吸引消费者点评成本更低而且效果快。”加上点评账号来自全国各地也使得餐厅给人一种“慕名而来”品尝美味的既视感。

  罚而不停 以罚代改

  “中华水塔”缓冲区内违法水电站仍在运行

  位于青海省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内的拉贡水电站、尕多水电站曾在“绿盾2017”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中被要求依法制定关停整改方案。然而近日“绿盾2018”在对该问题“回头看”时发现这两个水电站发电机组仍轰隆作响从未停止运行。

  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与澜沧江的源头汇水区被誉为“中华水塔”是我国生态环境安全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生态屏障。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内的拉贡水电站、尕多水电站整体位于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建在长江源上游通天河上。其中拉贡水电站母公司为青海玉树电力公司是国有控股企业目前拥有4台发电机组运行装机容量8000千瓦;尕多水电站隶属称多县2014年被个人承包运行装机容量500千瓦。这两个水电站都是处于环境敏感区的小水电项目。

  2017年12月8日〖有关青海省“绿盾2017”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巡查情况的通报〗指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与国家绿盾行动方案要求青海省相关州县政府以及省级部门应制定予以拉贡水电站、尕多水电站关停的整改方案。同年12月19日青海省人民政府相关领导对通报内容作出批示:要切实抓好巡查问题的整改落实。

  但是三江源保护区管理机构及玉树州称多县仍没落实到位。

  2018年9月2日“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第12巡查组现场巡查发现2017年至今拉贡水电站、尕多水电站从未停止运行(检修期除外)。根据企业提供的材料2018年1月至8月拉贡水电站共发电约3328万度尕多水电站共发电约108万度。

  “绿盾2018”巡查人员指出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水电站需取得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许可才能建设运行但目前两个水电站仅获得了青海省发改委立项批复因此属于违法运行。

  巡查人员查阅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巡护执法记录时留意到2017年底青海省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安局曾分别对拉贡水电站、尕多水电站开出过行政处罚确定。处罚确定书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拉贡水电站2004年至今违法经营对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一年恢复破坏的生态环境行政罚款1万元;尕多水电站2009年至今违法经营对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责令限期3个月办理自然保护区行政许可采取补救性措施行政处罚5000元。

  “受到处罚后两个水电站仍在违法运行。”巡查人员认为对于拉贡水电站、尕多水电站的违法行为存在“罚而不停、以罚代改”的情况。

  2006年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下发〖有关有序开发小水电切实保护生态环境的通知〗明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原则上禁止开发小水电资源。然而巡查人员核查相关资料时发现2007年8月拉贡水电站新增2000千瓦的机组一台。

  “此次扩建并未获得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青海省环保等部门的审批属违规扩建是违法行为。”巡查人员说。

  见习记者 张夺

club.nanxiazhangyingying.cn http://club.nanxiazhangyingying.cn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